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益華博客

——专注企业管理咨询策划

 
 
 

日志

 
 

宋人买酒与经济效益差异  

2007-09-29 01:35:10|  分类: 咨询与策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人买酒与经济效益差异

据统计,我国餐饮企业经济效益较好的仅占总数额的三分之一,有此联想到,经济效益较好的餐饮企业奥秘何在?为什么有些地区的餐饮企业经济效益增长快,有的地区的餐饮企业经济效益增长慢?如何才能实现快速而持续增长?对于经济效益增长奥秘的探源,一直都是餐饮经济学中的核心话题。时至今日,餐饮经济学虽能一般地解释经济效益增长,但在解释不同地区、同一地区的不同企业经济效益差异上,仍有诸多不同看法。

首先,投入增长导致的经济效益增长。显然,如果不考虑经济效率,则有投入总会有产出,无论是自然资源、物质资本还是劳动的投入,均能带来经济效益增长,这是不言而喻的。知识经济的年代,人们往往轻视投资对于增长的重要性。但事实上,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或是一个企业能够完全不靠投入实现经济效益增长的。为什么沿海地区的餐饮企业比内地发展得快,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沿海投资增长更快,特别是投资效益高的外商投资几乎群集于沿海地域,而每次投资高峰,也都是沿海率先发动。所以,沿海抓住一拨拨投资增长进而促进餐饮产业升级、经济效益增长的机会,内地却慢下来了,不断地拉大与沿海的差距。

2003年以来,我国餐饮产业投资增长已达历史最高水平,其中相当部分是来自民营投资者主导的投资,而沿海地区的投资尤甚。一轮以迎2008年“奥运会”为主导的投资正在沿海地区成为新的投资浪潮,东西部的餐饮产业差距很有可能再次拉大。投入固然能够带来增长,但如果没有管理和烹饪技术进步,投资的边际效率将下降并有可能快速下降,最后导致经济失速。所以,相比投入,管理和烹饪技术进步可能是餐饮企业经济效益增长更为重要的第二个源泉,也是各个地区、各个餐饮企业经济效益差异的第二个解释。

但是,烹饪技术进步并不等同于技术本身和机器的进步,事实上,投资者、经营者本身的素质提升,管理理念的进步甚至更为重要。因此,人力资本可以说是餐饮企业经济效益增长中第三个重要源泉。人力资本在芝加哥经济学家如舒尔茨、贝克尔那里备受推崇,后来其思想被引入内生经济增长理论。实证研究也证明了人力资本在管理和技术进步进而增长中的重要性。有学者对二战后美国的餐饮企业经济效益增长核算后的结果表明,美国的餐饮企业经济效益增长与管理和技术进步之间有着很强的关联关系,而人力资本与管理和烹饪技术进步及资本改进之间有着强互补性。烹饪技术进步很重要,人力资本的增长也很重要。但问题又来了,为什么有的地方烹饪技术进步快,有的地方烹饪技术进步慢?有的地方人力资本进步快,有的地方缺乏人力资本进步呢?显然,烹饪技术进步和人力资本进步本身尚需要解释。

我国加入WTO之后,餐饮企业遇到一个著名的难题是“李约瑟难题”:即为什么中国过去以四大发明和“烹饪王国”傲称于世,后来却陷入餐饮企业经济效益增长不理想、餐饮结构长期落后的所谓“超稳定结构”中不能自拔。对此,餐饮经济学从制度层面做出了解释。制度创新,成为餐饮经济学解释经济效益增长的第四大源泉。

在餐饮经济学看来,制度创新才是激发人创新和烹饪技术进步以至于物质积累的关键。

引用青年学者赵晓的“社会资本”的概念来解释各地餐饮企业经济效益差异。这一点,往往被人不应该忽视。为什么温州走的是私营经济道路,而江苏一开始走了乡镇企业的道路?同样的人力资本,在温州和外地为什么会有很不同的发展?东北经济的自然资源、物质资本存量乃至人力资本甚至高于南方沿海,为什么反而落后,振兴东北地区的餐饮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根本思路究竟是什么?诸如此类的问题,都能在很大程度上从社会资本的思维框架上得到解释。

需要提出的是,资本是经济学的特有概念,而经济学的“资本”概念已日益丰富。最早,资本只是指自然资本和物质资本,后来引伸到人力资本上。近来,又出现了“社会资本”的概念。弗兰西斯·福山在《信任——社会道德与繁荣的创造》一书中,研究了社会资本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以及导致的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的差异。福山的结论惊世骇俗:在社会资本与物质资本同样重要的时代,只有那些拥有较高信任度的社会,才有可能创造较稳定、规模较大的企业组织,以便在新的全球经济中具备竞争力。

赵晓理解社会资本,是超越个人人力资本的集合资本,或者叫合作资本,其本质上与这样一些如今的热门词汇紧密相关:“诚信”、“合作”、“团结”。试想,同样的人力资本如果具有不同的人群关系,那么其导致的可能是完全不同的社会资本。比如,刘、关、张都是人才,并能够同心协力,那么他们除了有良好的人力资本外,还有一个额外的社会资本。反之,刘备、曹操和孙权挤在一起就不同了。他们之间的社会资本一定是负资本。除了内耗,将不会产生任何外部性的生产力进步。归结起来就是,有合作、诚信和团结精神的地方或企业才有较多的社会资本,而社会资本的不同可能会导致地区和企业经济效益的巨大差异。

此时回答为什么温州人起步就是私营经济,而江苏是乡镇企业,答案很简单。温州强大的社会资本,人与人之间的诚信,使得温州易于建立起地下金融体系,而江苏却缺乏这样的组织。在温州,一个人若想办一笔3、500万投资的私有餐饮企业,只要找几个温州人借点钱就够了。借款的人写的借条上,也许债主的人名写的都是白字,却不会妨碍还本付息的执行。而在其它地方,这是很难想象的。在讨论某些地区或某些企业时,经常提到自然资源、物质资源如何好,人力资本也不错,恰恰忘记了餐饮产业经济发展中的社会资本也是非常重要的。

可以讲一个“宋人买酒”的故事来说明这一点。春秋战国时期,宋国有人卖酒,质量也不错,量给的也足,待客殷勤,而且还很会做广告,他把酒旗挂的老高,诚心诚意地希望有人去买酒。可是事与愿违,就是无人光顾,好好的酒都变酸了。宋人实在不解,问别人原因是什么,别人对他说,你没看见你的店门口的恶狗吗?有恶狗在,谁还敢去你店里买酒。在此引用这个寓言故事,想说明:一个地区、一个餐饮企业如果社会资本差,那么必然的结果就是,尽管发展心切,,也不会有人力资本、物质资本到来,不仅如此,地区和企业内部的人力资本、物质资本还可能“纷纷外逃”,使其经济效益一落千丈。

这就促使业内人士的反思,餐饮企业经济效益增长赖以发展的稳定的预期、宽松的经营环境、诚信的体系等社会资本的内容。设想一下,餐饮企业来到一个地区落户,顾客或员工来到一家餐饮企业,却很不幸地被“宰”了,或者因面临恶劣的经营环境而陷于困境,这个地区的餐饮产业、这家餐饮企业的经济效益会是增长的吗?

                                                                (本文发表于《餐饮世界》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