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益華博客

——专注企业管理咨询策划

 
 
 

日志

 
 

栗子飘香  

2014-10-04 10:32:14|  分类: 餐饮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栗子飘香

                                                   

    梁实秋赞美过栗子。他们一家人在西雅图海滨市场闲逛,忽闻异香,原来是意大利小贩推小车卖炒栗,“论个卖——五角钱一个,我们一家六口就买了六颗,坐在车里分而尝之……”呵呵,吃栗子吃到这个份上,生活他乡的异质感油然而现,他人无法想象。

    栗子典故有多少?当年梁武帝拾起一颗栗子问群臣,自然无人敢搭腔梁武帝于是一口气说了十多个关于栗子的典故。说完,再问一声,栗子的典故有多少?这次余光所指大学士沈约。沈约不得不应招,也说了十多个,有意比梁武帝少。然而沈约自负,骨子里看不起梁武帝,又不肯藏匿,刚出文华殿,便对人说,那老头儿自尊心太强,我有意输他三个。这话很快就传到梁武帝那里,从此冷落沈约。沈约自知祸从口出,却再也收不回来了,由此一郁成疾,不久就死了。好好一颗栗子,毁了君臣关系不说,还搭去一条人命。可这罪责算到栗子头上吗?这也算是栗子的一个典故吧,当然可无偿送给一千五百多年前的梁武帝,不知他魂归何处。罢也罢也。

我不是梁武帝,没有他的霸气,也不是沈约,没有显摆学问的功夫。秋天,收获的季节。“硕果累累”是形容这个季节的最方便的词,小学生都能随手拈来。在累累硕果中,栗子该是最惹人馋涎欲滴的了吧满大街的栗子飘香诱惑着吃货们。

栗子的吃法太多了,《红楼梦》中袭人遣老妈子给史湘云捎去一只掐丝的小食盒,内装桂花糖蒸栗子粉糕,从里到外透着一种贵族气,却也露出袭人作为高级丫头的作派。再看张爱玲笔下的栗子:“敦凤停下车子来买了一包糖炒栗子,打开皮包付钱,暂时把栗子交给米先生拿着。滚烫的纸口袋,在他手里热得恍恍惚惚。……他微笑着把一袋栗子递给她,她倒出两颗剥来吃;映着黑油油的马路,棕色的树,她的脸是红红、板板的,眉眼都是浮面的,不打扮也像是描眉画眼。”这里的暖,是栗子的,也是张爱玲的。

    那年深秋,我去江南秋浦河,吃到了贵池源溪的风干栗子那种甜啊,脆啊,不好形容的。源溪后山栗子树,虽说不上是千年老树,但至少有上百年树龄了。姜是老的辣,栗子自然也是老的香。而且源溪栗子树处野生状态,当然也就无人施以化肥或是农药。每年到了这个季节,你只须走进那片老栗树林子,守住一棵栗子树,拨开草丛寻了去,不多久便会让你的兜囊沉甸甸下去。

深秋,叫人勇气尽失的寒冷时时袭来,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街角蓦然腾起的一股热腾腾的糖炒栗子的焦香更诱人?糖炒栗子的味道,无论多么稀薄,我也辨别得出来,兴冲冲的,象是老友一个亲切而不拘的玩笑,顿时就让灰扑扑的街道现出一缕。纸袋着热乎乎栗子,沉甸甸地捧在手中,温郁的热气隔着纸袋温和而执着的一阵一阵漫涌,真叫人安心,仿佛收到一个无声和许诺,知道生活末梢的那点安妥与微光还没有被寒冷毁去,一切都还有回转的余地。    

糖炒栗子最适合热恋中的情人吃,寒意浸人的秋风袭来,两人相互偎依着,走在华灯初上的大街上,吃几热乎乎的糖炒栗子,爱情的滋味更加悠长。《国风》中有一篇写男女之情的,栗子出场了:“东门之栗,有践家室,岂不尔思,子不我即。”说的是东门外面一株栗,有户人家好整齐。难道我不想念你,你不找我我心急。这诗中的姑娘,和她思念的人儿住得很近,房屋都挨着,可人却很疏远。她心里想着他,怨他不来。如果今天的女性,想要表白心迹,不妨送一包糖炒栗子。

炒栗子中不仅有爱情的甜美与哀怨,也有麦秀之痛,黍离之悲。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中曾记述过一段动人的故事。他说:“故都指北宋的汴京,即今开封李和炒栗,名闻四方,他人百计效之,终不可及。”李和的炒栗子名动京城,皇宫贵族争相采购,李和成为炒栗子行当的顶尖高手

    且慢笑,接下来就很悲。陆游接着讲道:“绍兴中,陈福公及钱上阁,出使虏庭,至燕山,忽有两人持炒栗各十裹来献……自赞曰:李和儿也。挥涕而去。”汴京被金攻破,靠炒栗子发家的李和,在国破家亡后,流落到燕山一带,遇到宋使,献上炒栗子。这栗子里寄托了故国之思,想起东京往日的繁华旧梦,这炒栗子如何吃得下

  不管朝代如何更迭,人们还是吃炒栗子的。炒栗子这个小行当,从历史长河中延续下来,几乎没有怎么变化。清代人郭兰皋在《晒书堂笔录》中说:“及来京师,见市肆门外置柴锅,一人向火,一人高坐机子上,操长炳铁勺频搅之,令匀偏。”把炒栗子的情景描述得十分生动、具体,如在眼前。

栗子与人的故事讲不完。荷兰阿姆斯特丹市民走上街头请愿为的是挽救一株栗,这棵栗子树长在安娜法兰克的纪念馆门外。安娜法兰克是一个犹太小女孩,二战期间,纳粹侵占荷兰,她和她的一家躲在河道边一幢屋子里。屋子的客厅,有一壁活动的书架,后面是一条隐秘的楼梯,通向房子的另一面夹层。安娜和她的父母、弟弟,在这座隐秘的房子里匿居了三年,平时听着德军搜索民居的脚步声。房间里的窗子,通通用毛毡遮起来,安娜在不见天日的房间里,记述了每天所见所闻,写成了著名的《安娜法兰克日记》。

安娜法兰克在日记中,记述了窗外的一株栗子树。在毡布蔽窗的缝隙之间,她偷看天空,当窗外的栗子树长出嫩绿的叶子,她就知道,是新的一年春天的来临。安娜的一家,因为邻居告发,最后被抓走,送到毒气室的集中营。这颗栗子树经历了两百岁,今天枯烂了一大半。阿姆斯特丹的市政府想把树砍掉,因为树死了,塌下来,怕砸坏了纪念馆。但市民委托植物专家,爬上树仔细调查,认定栗子树还有一点点生机,不该急于砍伐。因为这棵大树,六十年前,对于一个小女孩,是生命的象征。她从隐蔽的窗外,只眺得见苍空之下这一树翠绿的灵机。栗子树代表了季节和希望,栗子树的嫩叶,是她夜夜祷告的一点小小的神迹。安娜因为这株大树,在恐惧之中活下去,栗子树的绿叶,装点了另一株顽强的盼望。人为了树而活着,今天,人去楼空,树成为生命的延续每年春天,一丛嫩叶的新绿,犹在唱颂着六十年前从一个幽暗的房间里传出来的一首颂歌。

一个高尚的城市,所谓文化保育的议题也是高尚的。阿姆斯特丹的市民争论的是一株栗子树的去向,焦点不止是一棵老树,而是栗子树的典故,不但是一则典故,而是一场关于真善美的沉思──树下曾经有纳粹铁蹄;树的背景是一片灰沉沉的苍空,在树枝疏落的深处,一角布帘下,有一双深邃的大眼睛在眺望。这仅是一个小女孩在日记里的情节,但这棵树属于全世界,是生死鸿蒙之间一株大爱之树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